中国留学生到韩国女子监狱工作,每日大汗淋漓,直呼需要补肾!

1.我是一个在韩国的留学生,实习期间,被安排到当地的一所女子监狱。男狱警和女囚犯之间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我过去从来不敢乱想,但在这里,我确实遇到了一些颠覆我三观的事情,并且我的狱警身份,也提供了无穷的便利……一段几乎可以为所欲为的经历,从这里开始!原本身为一名中国人,我很难想象会被安排到这类政府机构实习。但一来是因为那边刚好缺人,二来是因为韩国女生似乎很排斥这类监狱工作,于是我就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

1.

我是一个在韩国的留学生,实习期间,被安排到当地的一所女子监狱。

男狱警和女囚犯之间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我过去从来不敢乱想,但在这里,我确实遇到了一些颠覆我三观的事情,并且我的狱警身份,也提供了无穷的便利……

一段几乎可以为所欲为的经历,从这里开始!

原本身为一名中国人,我很难想象会被安排到这类政府机构实习。

但一来是因为那边刚好缺人,二来是因为韩国女生似乎很排斥这类监狱工作,于是我就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里。

考虑到一些隐私问题,我不方便公布监狱的名字。

与国内监狱不同,韩国的监房只铺地板,没有床,犯人们全部都睡在地板上。

不足八平米的房间内,放有电视机、小型写字台、床垫、厕所、以及地暖设备。

我平时的工作很简单,除了实习生无法避免的打杂之外,就是负责日常安检和女囚的生活用品。

由于现在有了专用的安检门,所以安检工作变得轻松不少,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安检门还是madeinChina的。

不过直至来到这所女子监狱工作两个月,我才第一次遇到迎接新囚犯。

一排排的女囚依次来到监管区,在办理登记手续和上交私人物品后,她们被要求褪去外衣,仅穿着内衣去领取囚服和生活用品。

按照韩国监狱的规定,这些本该是由女狱警完成的工作,但是她们在走过监狱通道时,难免会暴露在我们的视线下面。

然而,那些二进宫或者三进宫的女囚,早已对此见怪不怪,大大咧咧的走在通道内,甚至还会故意对经过的男狱警做出妩媚的动作。

恰逢我去帮忙运送生活用品,看到一名相貌姣好,身材高挑的女囚,将中指放进嘴里,身体频频扭动,摆出一副享受的样子,我的心神不禁荡漾了一下。

鉴于这些女人的劣迹斑斑,我也知道她们是在有意挑衅。

于是我没有过多停留,拉着装满物资的拖车,故作镇定的向前走去。

与此同时,和我同来的另一名男狱警仁俊,却显得不那么淡定。

只见他来到那个女人面前,露出戏谑的眼神,就这样看着她的“表演”。

女人见状,非但没有躲避,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身体凑上前去,撩拨了一下头发,做了一个大幅度的贴面舞动作。

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点舞蹈功底。

“惩教官,什么时候有空呀?”女人轻启朱唇,靠近到仁俊耳边低声道。

“别着急,到时候我肯定会好好的疼你。”

仁俊任由女人的呼吸吹在脸上,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怪异起来。

我隐约感到仁俊的行为有些出格,本想提醒一下,不料却被一声厉斥抢先了。

“李仁俊惩教官,请你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遵命,金主事。”

面对片区主管金主事的严肃命令,仁俊只能在敬了一个礼后,悻悻然回到我身边推车。

我朝他挤了挤眼睛,示意他做得太过火了,毕竟这位金主事可是这所女子监狱出了名的老古板。

可是仁俊却展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似乎根本没把金主事放在眼里,或者说是还夹杂了点别的什么意味……

接下来,就是监狱接收新人的传统项目——做规矩。

新囚犯的到来,让那些男狱警又来了精神。

他们让女囚们靠墙一排站好,面对墙壁,弯下腰去,准备接受检查。

随着幅度不断加大,从背后看,勾勒出一个个凹凸浑圆的曲线,一直延伸到两腿隐秘之间……

紧接着,在男狱警的一声令下,女囚们又挺起胸膛站得笔直,夏天单薄的囚衣完全掩盖不住上身的隆起。

我咽了咽口水,这场面虽然称不上过分,但也足够亮眼了,不得不承认,这批女囚中有好几个姿色上乘,身材更是达到了模特级别的。

如果换上性感火辣的衣服,她们恐怕不输任何一个韩国女团成员。

在男狱警的各种命令下,女囚们摆出各种夸张的姿势,很快就被折腾的香汗淋漓,这也引来了男狱警们的阵阵欢笑。

在这个几近与世隔绝的监狱里,拿女囚取乐,似乎成为了大家每隔一段时间的固定消遣方式。

而那些经常出入监狱的女囚,在做出动作时,甚至不忘用魅惑的眼神挑逗男狱警,场面一度变得像是联谊。

至于那些第一次入狱的新人,大多被吓得局促不已,动作也很是僵硬,估计这和她们想象中的监狱,存在着不小的差距吧。

同样感到诧异的还有我这个菜鸟狱警,我觉得这样做显然是不尊重女囚的,不过作为新人,我也没有提意见的资格。

更何况看的时间长了,我的内心也滋生出一种期待,来自男人的原始冲动,让我渐渐兴奋起来。

调笑过后,仁俊提着警棍,开始宣读监狱规范。

当仁俊走过之前那名女人面前时,对方竟悄悄伸出手,在他的警棍上轻抚了几下,那个动作很隐蔽,但还是没能逃脱我的眼睛。

这一充满暗示的举动,不免让人浮想联翩,我猜想他们两人早就认识,否则不会开这种大尺度的玩笑。

入狱流程结束之后,女囚们被押入各自的牢房,我和仁俊也回到了办公室。

仁俊身为我的学长,早几年就来到这所女子监狱,算是这里对我最照顾的同事,我们既是校友,也是朋友。

“你俩是老熟人了?”我终于还是没忍住问道。

“谁?”

“就是那个新来的女囚,和你挤眉弄眼的那个。”

“哈哈哈,她呀。”

仁俊当然明白,他刚才的举动,早已超出了挤眉弄眼的程度。

但他对此毫不在意,反倒一下子来了兴致,挪动身下的椅子,凑近到我身旁。

“你知道她是谁吗?”仁俊神秘兮兮的问道。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除了记得那个女人十分漂亮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崔泫珍!”

“啊?”

这个名字的出现,让我的嘴巴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要知道,这可是这几年韩国最火的女星之一。

可能是由于没有化妆的关系,我竟然第一时间没有认出她来,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为自己的眼拙感到讶异。

那可是崔泫珍,被称之为国民女神级别的大众情人啊!

“她犯了什么法?”我急不可耐的追问道。

“别傻了,她进来是属于特殊情况。”

“什么意思?”

“你还是太嫩了,这样吧,今晚我带你去见识一下!”

望着仁俊脸上的贱兮兮笑容,我隐约预感到了一丝别样的意味。

2.

作为一名身在韩国的实习狱警,我的工作确实有些枯燥。

尤其当这是一所女子监狱的时候,我能参与的事情实在不多。

于是当同事仁俊告诉我,晚上带我去见识一下的时候,我心中升起一股热切的期待。

这一整天,我都心不在焉,脑中不断闪过一些难以描述的女人画面。

乃至在给女囚们劳动计件的时候,还算错了数量。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关在韩国监狱里的犯人,每天都必须参加八个小时的生产劳动,大多从事印刷、木工、缝纫、制造等工作。

女子监狱虽然没有重体力劳动,但是总体情况也差不多。

不过与我国监狱不同,这里的生产劳动是不能兑换积分和减刑的,只可以获得对应的劳动报酬,用来购买监狱里的生活物品。

对于一些生活富足的人,这点报酬或许可有可无,但是对于那些家境贫困,或者没有亲友探视的犯人,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所以当发现我少计了几个劳动产品时,那个女囚当场投来了不满的眼神。

这是一个身高与我相仿的女人,高的有点令人发指。

约莫三十多岁,监狱生活在她脸上留下了些许沧桑,不过仍可以看出她曾经姣好的面容,想象一下,如果换成高跟黑丝,那绝对是妥妥的大长腿。

尽管我及时修正了计数,却见她那副敢怒而不敢言的表情,始终都没有缓和下来。

事后我才想起,她名叫宋南珠,入狱的罪名是谋杀……

下午犯人放风时,我再次遇到宋南珠,当那傲人的身高从我身旁经过,就带来一种莫名的压抑。

“陈惩教官。”我本想快速通过,不料被她从背后喊住。

“宋南珠,有什么事?”我故意着重叫出她的名字,用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实际我心里则盘算着,如果她突然对我动手,我应该怎么反抗……

宋南珠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一言不发,像是还在记恨上午计错数的事情。

沉默良久,宋南珠突然很有礼貌的说道:“陈惩教官,耽误您一会,请跟我来一下这边。”

宋南珠说完,转身走向监狱一侧的围墙拐角处。

那边没有外人,与之同行的另一名女囚也识趣的没有跟上去,只是意味深长的露出微笑,然后警觉的担任起了望风的职责。

韩国监狱有规定,无论是劳动还是放风,都禁止一个人行动,但在有狱警陪同的情况下不算。

我望着墙角处的阴影,那里似乎是一个视线死角,强烈的犹豫感在我内心挣扎开来。

最终,身为狱警的勇气还是占据了上风,处在这所女子监狱里,难道我还会被一个女囚吓住?

我紧了紧腰间的警棍,跟在宋南珠身后走去……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两先后步入阴影,宋南珠竟然直接脱起了衣服!

“你要干嘛?”我压低声音质问道,同时赶忙伸手阻止,又怕碰到她的身体,于是动作就僵在原地。

“你不是就为了这个吗?”宋南珠冷冷反问道,脱衣服的速度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变得更快了。

以下内容为付费内容

使用网易新闻客户端,扫码解锁完整内容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删文请联系管理员。发布者:admin,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lerks.com/4716.html

(0)
上一篇 2023年 3月 27日 下午3:19
下一篇 2023年 3月 27日 下午3:19

相关推荐

  • 我想送孩子留学新加坡,可我犹豫了~

    我想送孩子留学新加坡:因为新加坡距离中国近我想送孩子留学新加坡:因为华人多,孩子能快速适应我想送孩子留学新加坡:因为我可以和孩子一起去我想送孩子留学新加坡:因为新加坡的教育最好我想送孩子留学新加坡:因为感觉新加坡最适合自己的孩子家长们在为孩子考虑留学新加坡的时候,都有自己的理由,那为什么还是在犹豫呢?经过小文多年的留学经验来看,家长们选新加坡,而不是别的国家,究其原因,不外乎一点,那就是新加坡那被

    留学咨询 2023年 6月 3日
    9900
  • 驻烟留学生的龙年文旅之行

    烟台文化旅游职业学院党委书记吕世强介绍:“在农历龙年新春马上来临之际,为充分展现‘仙境海岸、品重烟台’的热情好客,烟台文化旅游职业学院在烟台市委宣传部和烟台市外事办的指导支持下,携手烟台大学、滨州医学院、烟台职业学院等驻烟高校,为寒假在烟留学生们精心策划了‘一起做年夜饭’活动。通过此次活动,希望让在烟各国留学生朋友们,能够像回到自己家乡一样,感受到亲人家人团圆的暖和与温馨,同时领会中华传统文化,特

    留学咨询 2024年 2月 15日
    3100
  • 发现一具遗体,中国留学生英国登山失联,此地曾发生多起登山事故

    近日,一名中国留学生在英国徒步时失联。当地时间4月13日15时30分许,救援人员在本奈维斯山察觉到了一具遗体,目前还未作出正式的身份识别,但警方已将此消息告知了此前失联的26岁中国留学生的家属。据悉,警方没有在现场察觉到明显的可疑情况。苏格兰山区地形复杂、天气多变、气温不稳。报道称,张同学最后一次被人目击是在当天下午1点左右,在高地的Carn Mor Dearg的山顶附近。他曾计划在完成这条路线后

    留学咨询 2023年 4月 16日
    13200
  • 我,为跟堂姐攀比,放弃体制内工作闪婚美国留学生,生娃后后悔了

    #精品长文创作季##闪婚##网恋那些事儿##外嫁##跨国婚姻#“爸,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们出国。从小到大我什么事都听你们的,但这次我不想再被你们主宰人生了。而且,我已经跟美国男友住在一起了,我这辈子非他不嫁。”倩云听到父亲在电话里的质问,知道再也瞒不住了,就竹筒倒豆子全坦白了。电话那头的老两口惊愕万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向乖巧听话的女儿竟背着他们干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情——漂洋过海去见仅仅认识

    留学咨询 2024年 2月 21日
    5700
  • 赴美留学趋势向好,中国学生获得美国F1签证超过疫前同期水平

    △2023年3月份签证数据2023年第一季度,中国学生获得美国F1学生签证的数量相比前几年猛增,达到5413人,这一数字超过了疫情前同期水平!赴美留学人数在经历了大疫三年的低谷之后,又重新回归峰值。根据美国国务院发布的美海外各使领馆签赴美签证数量报告显示,2023年一季度,共有5413名中国大陆籍学生获得赴美留学F1学生签证;其中1月份2356人,2月份1282人,3月份1775人。(最新数据截至

    留学咨询 2023年 5月 10日
    95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2023082320290175

微信好友请说明来意!

谢谢合作接受咨询范围

1:F1留学生身份恢复

2:留学生名校保录取

3:快速一年本科 等等

联系微信
易哲留学以教书育人为原则为莘莘学子提供名校保录取、留学紧急应对/开除/身份恢复/转校等、留信网/留服网认证等免费咨询服务!微信:YizheUS